湖北咸宁:通过回头看、核酸检测把防控做到极致


与此同时,杜克-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王林发课题组用RNA干扰(RNAi)的方法进行了蝙蝠细胞针对腮腺炎病毒感染的筛选,找到了数十个病毒依赖的宿主因子。

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,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。

当地时间3月30日,克罗泽尔以不同寻常的方式给海军高层写了一份长达四页的信,要求立即采取行动,将航母上4000余名船员撤离到岸上进行隔离,以免发生水兵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悲剧。

3月31日《旧金山纪事报》独家获得并发表了该信。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同日还称,他认为目前没有到撤离人员的地步。但美国海军部代理部长莫德利当地时间4月1日表示,“罗斯福”号已经有1000名船员撤到岸上,另外2700船员预计会在星期五前上岸。

他们认为,该研究成果不仅能助力新冠病毒药物研发,有力抗击疫情,更为人类未来抗击突发病毒流行打下基础。

研究团队通过对蝙蝠细胞的两万多个基因进行系统全面的筛查,确定了数十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关键蝙蝠基因,并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新的宿主基因MTHFD1。

周鹏等人此前也证实,蝙蝠体内总是保持了一定量的干扰素表达。干扰素是一个很关键的抗病毒蛋白,如果它在身体中总是保持“低量”,就相当于动物本身具有“全天候保护”的防御机制。

蝙蝠属于哺乳动物门翼手目,是唯一能真正飞行的哺乳动物。近年来诸多大规模致死疫情都和蝙蝠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蝙蝠也已经被公认为新兴病毒最重要的天然“蓄水池”。

美国“罗斯福”号航空母舰上已有超过百人感染新冠肺炎,舰长克劳齐紧急写信请求美国海军提供资源,让全员下船检测隔离,避免情况恶化。

北京时间3月31日,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、杜克-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、中国疾控中心、中科院动物研究所、美国杜克大学的研究团队联合在论文预印本网站BioRxiv在线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,“Orthogonal genome-wide screenings in bat cells identify MTHFD1 as a target of broad antiviral therapy”。该研究尚未经同行评议。